著了魔的公主

從前有一個騎兵,給國王當了二十五年衛士,老老實實,忠心耿耿。他表現好,國王命令他光榮退休,把他騎的馬送給他,還有他用過的全套鞍具。

士兵和戰友告別,回老家去,他走了一天又一天,走了一個星期又一個星期,錢用完了,自己沒有東西吃,馬沒有料吃,離家還遠得很。他餓得不得了,眼看事情不妙,向左右兩邊張望,看見了一個大城堡。他心里想:我何不到那里去,找個臨時工干也好,能賺錢就行。

他向城堡走去,進了院子,把馬關在馬廄里,放了一些料給馬吃。他自己走進屋,見桌上擺著酒和菜,真是求之不得!他猛吃猛喝,酒醉飯飽。他心里想:現在可以美美地睡一覺了!

一只母熊突然跑進來,對他說:

“別害怕,小伙子。你要交好運了,我不是吃人的母熊,是一位美麗的姑娘,著了魔的公主。如果你能留下來睡三天三夜,就能趕走我身上的魔鬼。

我會變成從前的公主,嫁給你做老婆。”

士兵答應了。母熊跑了出去,剩下他一個人。他感到很煩,越往遠看越煩,要不是喝了幾杯酒,一夜也支持不了。

第三天夜里,他實在無法忍受,決心離開城堡。他到處找門,找來找去,沒有找到。沒有辦法,只好硬著頭皮呆下來。

第三天早晨,一位漂亮的公主來找他,感謝他的幫助,要和他成親。他們舉行了婚禮,生活幸福,無憂無愁。

過了一些日子,士兵思念家鄉,想回去看看,公主勸他不要回去。

“不要回去了,親愛的,你現在什么都不缺。”

妻子沒有勸住,送丈夫啟程,給他一袋樹種,對他說:

“把這些樹種撒到你經過的路旁,種籽會馬上長成樹,結出名貴的果,鳥在樹上唱歌,花貓給你講故事。”

他騎上自己勞苦功高的戰馬,回家鄉去。一路上,他把樹種撒到道路兩旁,士里馬上長出了樹,一個勁地往上長。

他走到第三天,遇上一隊駱駝,商人坐在草地上玩牌。旁邊掛著一口鍋,鍋下邊沒有火,可是鍋里的水開了,往外冒。

士兵心里想,真是奇了,見不到火,鍋里的開水往外冒,待我走近點看看。他掉轉馬頭,向商人騎去。

“你們好,尊敬朋友!”

他沒有料到,這是些魔鬼,不是什么做生意的人。

“你們的玩意兒不錯,沒有火能燒開水,我的比你們的更好!”

他從袋子里拿出一粒樹籽,撒到地上,馬上長出一棵百年古樹,樹上結滿名貴的果,鳥在樹上唱歌,花貓在講故事。

魔鬼見到這個東西,認出了他。

他們悄悄商量:“這就是救出公主的那個人,我們用藥酒把他灌醉,叫他在這里睡半年。”

魔鬼請士兵喝酒,用藥酒灌醉了他。他倒在草地上,死死地睡過去了,雷打不醒。商人,駱駝,鍋子,通通不見了,無影無蹤。

公主到花園散步,發現樹梢變黃了。她心里想:壞了,丈夫遇到了危險。

三個月過去了,他應該回來了,可是不見他的人影。

公主動身去找丈夫。她沿著丈夫走過的路走,路旁長著樹,鳥在樹上唱歌,花貓在講故事。

她走到一個地方,見不到一棵樹,一條大路彎彎曲曲,在光禿禿的平地上拐來拐去。她心里想:王子在哪兒,是不是鉆到地下去了?仔細一看,旁邊有一棵怪樹,她親愛的丈夫躺在樹下。

妻子走到丈夫身邊,推了推他,想把他叫醒,沒有叫醒,她擰丈夫,用大頭針扎丈夫,丈夫不知道痛,像死人一樣,一動也不動。公主生氣了,罵起來:


“你這個可惡的瞌睡蟲,讓風把你刮走,刮到十萬八千里以外去!”

她剛說完,突然風聲呼呼,把她的丈夫刮走了,轉眼就不見了。

公主后悔說了不吉利的話,放聲痛哭,回到家里,一個人孤孤單單過日子。

可憐的士兵被風刮得很遠很遠,落在兩個大海之間的一小塊土地上,隨便向哪邊一滾,就會掉進海里,沒有救。

他大睡了半年,手指都沒有動彈一下。他一睜開眼睛,就站了起來,往周圍看了一眼,兩邊波浪滔滔,看不到岸。他想了想,自言自語地說:“奇怪呵,我怎么到了這里,是誰把我送來的?”

他向一個島上走去。島上有座山,又高又陡,山峰伸到云里,山腰有塊大石頭。

他走到山腳下,看見三個魔鬼在打架,滿身是血,衣服也撕破了。

“住手!為什么打架。”

“父親去世三天了,留下三件寶:飛毯、千里靴、隱身帽,不好分。”

“你們這些可惡的東西,為這么點小事就打架。我來給你們分,保證個個滿意,誰都不會意見。”

“行,請你幫個忙。”

“可以!你們跑到樹林里采樹脂,要采幾千斤,每次采夠一百斤就送到這兒來。”

三個魔鬼去采樹脂,采到了好幾千斤。交給士兵。

“現在你們到地獄去扛一口最大的鍋來。”

魔鬼扛來了一口很大很大的鍋,把樹脂倒進鍋里。

士兵點起火燒。樹脂開始溶化的時候,他命令鬼把鍋抬上山,從山上往山下倒。三個魔鬼很快就做完了。

士兵說:“現在,你們去推那塊石頭,把它推下山去,然后去追石頭,誰最先追上、誰最先挑,三件寶隨便挑一件。誰第二個追上石頭,兩件寶隨便挑一件。最后一個追上石頭的,就拿剩下的一件。”

魔鬼猛推一下石頭,石頭滾下山去,滾得很快。三個魔鬼跑去追,一個追上了,伸手抓石頭,石頭往回滾了一下,把這個魔鬼壓在下面,滾進樹脂里,另外兩個魔鬼也追上了石頭,結果都是一樣,被樹脂緊緊粘住了。

士兵夾起千里靴和隱身帽,坐到飛毯上,向自己的國家飛去。

他飛了一陣,飛到一座小屋前,屋里坐著一個缺牙的老妖婆,年紀很大了。他走進屋問妖婆:

“老奶奶,請你告訴我,怎樣才能找到我妻子,她是一位美麗的公主。”

“不知道,親愛的。我不認識她。你去找我的二姐,要越過幾個大海,走很遠的路,才能找到她。她比我知道的事情多,也許能指點你。”

他坐上飛毯繼續飛,飛了很久,又餓又渴。他戴上隱身帽,在一個城市里落下來,走進一間商店,抓了一些想要的東西,坐上飛毯繼續飛。

他飛到一座小屋面前,走了進去。屋里坐著一個缺牙的妖婆,年紀很大。

“你好,奶奶。請你告訴我,哪里能找到我的妻子,她是一位美麗的公主。”

“不知道,親愛的。我有一個姐姐,要越過幾個大海,走很遠的路,才能找到她。她可能知道。”

他坐上飛毯,去找妖婆的大姐。

他飛了很久,飛過幾個大海,飛了很遠的路,飛到了天邊。這里有一座小屋。再也不能往前去了,前邊一片漆黑,什么也看不見。他心里想:如果這里也問不出個名堂,就沒有辦法了。

他走進屋子。屋里有一個白發蒼蒼的妖婆,老掉了牙。


“你好,老奶奶。請你告訴我,哪里能找到我的妻子,她是一位公主。”

“你等一會,我把風找來問。它刮遍全世界,應該知道你妻子在什么地方。”

她走到臺階上大叫一聲,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,突然刮起了大風,從四面八方吹來,吹得小屋搖搖晃晃。

“刮小點,刮小點!”妖婆說。

“我的大風,你們走遍全世界,看見一位美麗的公主沒有?”

“沒有,從來沒有見過。”各路大風異口同聲說。

“你們到齊了嗎?”

“只差南風沒有到。”

南風遲到了。妖婆問它:

“你到哪里去了,這時候才來,等了你很久。”

“對不起,老奶奶。我到一個剛成立的王國走了一趟。那里有一位美麗的公主,她的丈夫下落不明,很多國家的國王和王子向她求婚。”

“離這里有多遠?”

“走路要走三十年,飛要十年,我三個小時就可以到。”

士兵流著眼淚求南風把他送去。

“我可以送你去,但是要答應我在你的國家溜達三天三夜。”

“三個星期都無所謂!”

“行,我休息兩三天,養足精神,我們就走。”

南風休息好了,養足了精神,對士兵說:

“喂,老弟,收拾一下,可以動身了。你別害怕,我不會摔著你。”

突然風聲呼呼,刮起一股大風,把士兵卷到空中,越過高山,跨過海洋,穿過云霧,不多不少,過了三個小時就到了他妻子所在的地方。

南風對他說:

“再見,小伙子。我可憐你,不在這里溜達了。”

“為什么?”

“因為我一溜達起來,城里的房屋,花園里的樹木,都會翻個底朝天,什么也不會剩下。”

“謝謝你,祝你一路平安。”士兵說完,戴上隱身帽,向宮殿里走去。

士兵失蹤之后,花園里的樹葉干枯了。他一回來,樹葉又變綠了。

他走進大廳,來求婚的國王和王子正在開懷暢飲。只要有人斟酒,端起杯子,士兵就舉起拳頭打掉。客人感到奇怪,公主立即明白過來。她心里想,是丈夫回來了。

她往窗外看了一眼,花園里的樹變綠了。她給客人出了個謎語:

“我有一個小匣子,一把金鑰匙,我把鑰匙弄丟了,以為找不回來了,可是鑰匙自己出現了。誰能猜中這個謎語,我就嫁給誰。”

國王和王子想了很久,動了很多腦筋,都猜不出來。公主說:

“親愛的,你出來吧。”

士兵摘下隱身帽,拉著妻子的手吻她。

“這就是謎底!”公主對客人說,“匣子是我,金鑰匙是我的丈夫。

求婚的人只好掉轉車頭回家。公主和丈夫過著幸福的生活。


內容推薦